驰援武汉致敬浙江巾帼逆行者!

浙江巾帼逆行者出征!

浙江省应急医疗队赴武汉支援

“医疗队在结束各自任务后,没有一支提出离开。他们都主动申请任务,希望留下来继续救治病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动情落泪。数天前,她登机送别天津首批医疗队,哽咽话别的场面令人动容。

“医务人员拼尽全力救治患者,我们也要竭尽全力保障好他们”,焦雅辉说,最为重要的是给医务人员安全的防护。“我们强调院感先行,医疗队员要首先进行院感培训,强化个人防护意识”,此外,想方设法筹集防护物资,在武汉资源紧张时要求医疗队自己携带物资,“大家真的是倾其所有”。

CDC统计数据让人很挠头

检测不力的另一个后果是直接“拉高”了新冠肺炎在美国的致死率,而这又增加公众对疫情的担忧情绪。以目前的数据计算,新冠肺炎在美国的致死率超过了4%。《福布斯》杂志网站就此问题刊发文章称,美国目前是新冠病毒造成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原因是实际确诊病例数量较少,且最近在华盛顿州去世的老年人数量较多。该文作者强调,这一现象出现并不是因为美国的新冠病毒比其他70多个国家的病毒更强,只是美国的检测水平一直很低,导致确诊病例数量这个分母较小。

实际上,自美国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CDC的官方统计就一直严重滞后。直至上周,CDC官网仍只在每周一、三、五更新数据。3月2日开始,CDC的更新频率调整为周一至周五每天中午发布,但当天发布的数据截至前一天下午4点。在美国疫情加速蔓延的背景下,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自行统计的确诊病例数字,往往跟CDC发布的数据相差百例以上。或许是因为受够了CDC的时延,美国多所高校甚至一些民间团体也都“自力更生”,加入到统计确诊数的队伍当中。

在越来越多普通美国民众为疫情蔓延感到忧虑的同时,有许多人也不得不为另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发愁——如果自己出现呼吸道疾病症状,前往医疗机构检测新冠病毒,究竟能否负担得起随之而来的医疗账单?

作为疫情中心,武汉一度成为最危险的地方。但焦雅辉表示,医务人员无需任何动员,都主动请战“逆行”。“许多通过微信群报名上前线,有的在请战书上摁下一个个红手印,关键时刻无人退缩。”

面对汹涌的批评之声,美国国家免疫和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耶在3日电话记者会上解释称:“随着越来越多的测试在各州进行,这些数字(指被移除的两项)将不能代表全国范围内的实际情况”。梅森尼耶强调,各州的统计速度更快,如果CDC与各州的统计数据之间存在差异,那么各州的数据是最新的。梅索尼耶还表示,CDC将继续对新冠病毒检测人数进行追踪,但不会实时披露这些数字。显然,这一公关并没有解决很多人的关切。最先提出质疑的记者勒格姆在会后发推特表示,CDC没有说明会不会、何时以及以何种方式公布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数。

另外一个让美国公众十分挠头的问题是当前CDC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统计问题。就在记者撰稿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破400例,而此时CDC官网上的相关数字却还停留在213,大部分州的数字更是只用“1-5例”这样笼统的表述来概括。这让许多原本以为能从CDC官网获得最全面信息的民众感到十分不解。

在美国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后数周,CDC不仅为开展检测设置了较高门槛,且为美国各州提供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严重不足。许多美国卫生专家担心,因为前一阶段检测不力,目前美国可能已经存在许多未被发现的感染病例。

除了时延问题,CDC另一个引起大量吐槽的做法是从3月2日起在其统计页面移除了“接受检测人数”和“检测结果呈阴性人数”两项。CDC此前一直因检测能力不足而饱受批评,移除上述两个统计项目的举动又恰恰发生在美国政府承诺将扩大检测范围之后,因此许多人质疑,CDC删去两项统计数据,是为了避免政府承诺没有落实遭打脸。

此外,对医务人员的激励政策也陆续出台,包括津贴、临时性补助以及各类表彰等。各地也结合实际出台了系列政策,如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入学予以优待、未入编者提供编制等。焦雅辉称,后续将持续追踪各地补贴落实情况。

就医者本人最终需要为账单掏多少钱,则取决于有没有医保、医保是否充分。据《时代》杂志报道,目前有超过2700万美国人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医保不充分者则更多。大量美国公众拥有的医保都有较高的免赔额,即在医疗支出达到特定额度前,保险机构将不会帮助支付费用。《国会山报》报道称,通过雇主购买的医疗保险计划的平均免赔额约为1650美元。专家就此指出,经济负担可能会导致一些人放弃新冠病毒检测,从而可能导致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温州出征的20名医护人员中

“医务人员配得上所有的赞誉”,焦雅辉也呼吁,全社会对医务人员的尊重能够长久持续下去,而不仅仅只在疫情期间。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院的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称,在新冠病毒检测方面,其他国家是在赛跑,美国则是在踱步。纽约市威尔·康奈尔医学院住院医师马修·麦卡锡表示,“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了几个星期,我们没有检测到它,因为我们没有进行适当的测试”。耶鲁大学教授、医疗管理专家霍华德·福尔曼甚至对《商业内幕》表示,目前美国已有10万人遭感染,这也并非不可能。

1月25日(大年初一),温州市20名医护人员出征,其中13名为女性。他们将紧急出发赶往武汉参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中,温州市人民医院感管科主任吴红梅作为“国家专家组成员”已于25日凌晨先行出发。

据美国医疗专家盘点,公众前往商业医疗机构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很有可能面临检测费、急诊费等多类费用。就医者一旦确诊,还将进一步面临诊疗费、甚至住院费。这些费用往往不低,出现天价账单,也不是不可能。最近,迈阿密一名男子在从中国返回美国后出现呼吸道疾病症状,上医院检测,结果被测出是感染季节性流感(而非新冠肺炎)。该男子随后收到了一张超过3700美元的账单。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对父女从武汉撤回美国后,按美国政府要求进行隔离,期间按要求接受了一定医疗服务,最后收到了超过3900美元的医疗账单。

从1月24日到3月7日,几乎每天都有医疗队驰援武汉,高峰时一天有6000名医务人员抵达。当前,绝大部分患者治愈出院,武汉医院正常诊疗逐渐恢复。焦雅辉称,这离不开医务人员的艰辛付出,他们“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配得上所有的赞誉和尊重”。

致敬浙江巾帼逆行者,

前期抵达武汉后,由于工作条件和防护条件都不具备,医务人员承担了多重角色。焦雅辉举例,雷神山医院边建设边收治病人,辽宁医疗队抵达后,立即开始清理打扫病房,搬运物品,克服了重重困难。

“去为天津医疗队送行时,我和同事们站成一排看着飞机滑上跑道,都举起了手机拍照记录。”焦雅辉说,“网友们都说物资可以送,但医务人员是借的,看着他们平安回家,内心很多感慨。”(完)

温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朱莺除夕夜仍在值班,25日凌晨临时接到通知需要奔赴武汉,她于凌晨3时许回家简单收拾了行李,马不停蹄踏上了征程。

美国政府对于疫情的致死率问题,自然也是高度重视,因为这直接关乎公众以及市场面对疫情时的情绪。日前,总统特朗普本人就对世卫组织给出的疫情致死率数据提出了强烈质疑。在接受采访时,特朗普表示,直觉告诉他,“3.4%是一个错误的数字”,他认为致死率将远低于1%。对于特朗普政府试图“淡化”疫情威胁的做法,有前美国政府官员批评称,“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制造了一种危害公共健康的虚假安全感”。

医务人员的工作负荷也尽量科学合理。焦雅辉说,早期大量病人入院,医务人员常常超负荷运转,随着出院病人增多以及医疗队陆续抵达,工作负荷慢慢趋于合理。“通过轮换休整措施来降低医务人员的工作强度,保护他们的健康和安全。”

美国疾控中心(CDC)

没有医保者若遭感染,敢上医院吗?

总体而言,美国复杂的医保体系和高昂的就医成本,将客观上加剧美国应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难度。曾在2009年美国应对甲流大流行时担任CDC代理主任的理查德·贝瑟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普通美国民众在疫情中保护自己和家人的能力取决于其收入、获得医保的机会和移民身份等因素,许多长期问题将暴露得很突出。乔治城大学教授塞布丽娜·科莱特认为:“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有很多漏洞,而且它的设计不适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郑琪)

侯丽珍是一名来自温州市人民医院的护士,出生于1994年的她,是此次出征人员中最年轻的一人。

“没有任何人叫苦叫累,在工作场所完成改造后,他们立即进入隔离病房救治患者。”焦雅辉说,早期为节约防护物资,医务人员穿着纸尿裤在病房里不吃不喝,一待就是6小时、8小时甚至更久。“他们的心思全扑在患者身上,顾不上自己的危险。”

3月17日起,援助湖北医疗队开始分批撤离,焦雅辉也多次到机场、火车站为大家送行。

连日来,对于该问题,特朗普政府始终强调,CDC以及各地公立卫生机构将免费为公众提供新冠病毒感染检测。这一点固然不假,但却无法消除公众的担忧。为了提升检测能力,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目前已经下放权限,允许全美有资质的医院实验室开发并使用自己的检测试剂。这意味着下一步美国公众寻求新冠病毒检测,将更有可能在商业医疗机构进行,而这些机构则很有可能为相应的服务开出账单。

疫情十万火急,医疗队高效集结。“大家都提前打包好行李,随时等待命令,接到任务即刻出发。”焦雅辉说,从当地集结到抵达武汉,医疗队用时不到24小时,且这个时间不断被刷新。

“温州此次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来自呼吸、重症、感染等各科室,由于时间紧急,他们将在大巴车上接受一次临时的统一培训。”

疫情当头,为了防止公众因为负担不起经济成本而耽误就医,一些州正在想办法。例如,纽约州政府发布指令,要求该州医保公司不得要求就医者分摊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急诊室费用、紧急护理费用等。但此类规定并不能涵盖所有医保类型,从中受益的公众数量将较为有限。例如,大多数由联邦政府监管的雇主医保计划并不涵盖在该指令内。此外,据报道,特朗普政府也正在考虑动用一项国家灾难救助计划,向医院支付费用,以为无医保的新冠肺炎患者提供救治。但截至目前,该举措也并未正式发布。

随着疫情不断加重,公众对美国政府疫情应对的不满也在增多,前一阶段检测不力,是受诟病最多的一个问题。

首先曝光此事的是一位叫贾德·勒格姆的记者,他在个人推特上写道,“CDC已经停止公布在美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人数……这是掩盖”。随后,美国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波坎致信CDC主任,要求公开数据。“美国人正在死去,”波坎在信中写道,“我们应该知道有多少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我们应该知道有多少人接受了新冠病毒的检测。”3日,波坎发推特表示其还未收到CDC的回应,并怒斥道:“美国人民有权获得答案……你们的沉默震耳欲聋!”

长期以来,大量研究表明,保险不足或者没有保险,让许多美国人不敢求医。“石英”网站的报道称,美国居民2017年的平均医疗支出为1122美元,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同时,美国人去看医生的次数却少得多,2017年平均去看医生4次,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数据为6.8次。《时代》杂志援引美联储的调查显示,近40%的美国成年人表示,自己无法用现金、存款或较易还清的信用卡来应付400美元的紧急情况。医疗问题专家还表示,此次疫情期间,高额免赔额对患者就医意愿的打击将更加明显,因为多数医保的免赔额从1月开始新的计算周期,这就意味着在现阶段,许多美国人如果因为新冠肺炎就医,很有可能需要自掏腰包。

温医大附一院的医生郑秀云主动请缨,奔赴武汉抗击病毒一线,所以她早早收拾好了行囊,随时待命准备出发。

来源/温州市妇联、杭州之声

1月25日,大年初一下午,浙江省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医疗队共141人(其中医务人员135名,行政管理及后勤人员5名,随队记者1名)出发驰援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