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委保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治医护人员权益

中国三部委:保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治医护人员权益

从 2019 年起,对于小米而言,AIoT 就是“All in IoT”!从现在开始 5 年内,我们将在 AIoT 领域持续投入超过 100 亿元! 

大家电业务是小米 AIoT 战略重要组成部分和未来 10 年持续发展蓝图的核心拼图之一。

简单来看,小米在年初的一系列调整中,从手机部开始,逐渐整合 ABC(AI、Big data、Cloud),最后以战略委员会的方式统筹 IoT 各部,既笼络了 “AI+IoT”,也推进了“手机+ AIoT”。

据悉,在雷军接手中国区期间,他对中国区提出的目标是,3 年时间梳理强化渠道,做到“稳三望一”;然而,此前在 2017 年,小米的目标却是“10 个季度重返中国第一”——前后对比之下,显然,小米已经自行放缓了增速。

雷锋网注:图源赢商网

除了总部职能的强化,小米也对各个业务进行了初步梳理,设立了十个新的业务部,包含四个互联网业务部、四个硬件产品部、一个技术平台部和一个消费升级的电商部。

雷军对 AIoT 发展之看重在战略调整中也颇有体现。2019 年 2 月,小米从手机部出发,而后在 2 月 26 日的调整成立了人工智能部、大数据部、云平台部,且各部门均向 CEO 汇报。次月,也就是 2019 年 3 月,小米成立了 AIoT 战略委员会。

在实现 IPO 前,雷军曾发文《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文中围绕着标题中提出的这两个问题进行了说明。

在雷锋网看来,小米营收增长大幅放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国内手机业务的疲软。

按照雷军的愿景,小米的终点是“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那么,架构调整便是小米给自己指出的方向,小米是否能到达终点,时间还没有给出答案。

我们现在处于 4G 向 5G 切换期,手机市场大环境承压,我们选择了稳健增长,提高我们的盈利能力和现金储备,把不良的库存都消化掉了,所以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健康的时期,对于 5G 时代,我们很有信心。

叶主任还表示,无论是否受理,他们均会向举报人反馈最终的结果。

在海外市场,除了发力智能手机业务,小米在 AIoT 上也有新的动作。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周受资表示,不光在中国,小米还在全世界范围内,制定了其他大家电的相关战术。

而在这调整背后,隐藏着小米的「变」与「势」。

12月18日,酒鬼酒原经销商石磊向湖南省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酒鬼酒产品检出“甜蜜素”,并递交了包含检测报告在内的举报材料。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于当日接收了相关材料,并手写了一份收条。

在发布会上,小米共发布了六款产品,包括了小米 MIX Alpha、小米 Note10、小米充电宝 3、小米手环 4、小米智能电饭煲和小米旅行箱等,涵盖了手机以及 AIoT 范畴,而 AIoT 产品占了绝大部分。

三个月后,也就是同年 12 月 13 日,为了加强在中国市场投入,小米将原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王川担任总裁。而后,在今年 5 月 17 日的调整中,雷军亲自兼任了中国区总裁。这一兼任延续了近六个月,直到 11 月 29 日的人事变动,中国区总裁之位才由卢伟冰接任。

从当下来看,小米已既有老兵,且坐拥新军。

可见,小米在国内手机业务上的着力之重。

从七个创始人到两万员工,从单一手机硬件到手机、IoT、互联网多项业务,毋庸置疑,多样性是大多数组织追求的特征,小米亦是如此。

发布会当日,雷军也发了微博。而文字的第一句话,是“小米把电饭煲卖回日本了!”

成立于 2010 年的小米,即将迈入十年大关。

小米求变的第一步,是组织管理上的升级,也就是实现从“游击队向正规军”的转变。对此,雷军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小米的调整是先增强大脑能力,加强总部职能,再保持肌肉力量,从具体业务出发——这一点,在 2018 年 9 月 13 日的调整(本文称之为“9.13 调整”)中得到了恰如其分的体现。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包括小米在内,所有的中国智能手机厂商都在为 5G 到来做准备。

但最重要的是,即将 10 岁的小米,正在路上。 

在 2019 年 11 月 29 日的重大人事变革中,小米进行了多方面的人事变动:林斌担任集团副董事长,并继续兼任手机部总裁,长期掌管海外业务的王翔担任小米集团总裁;同时,卢伟冰被任命为小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兼红米品牌总经理,小米 CFO 周受资被任命为国际部总裁等——雷军在内部信中表示,卢伟冰和周受资的任命,是为了推动干部轮岗和培训机制的成熟。

这也足以让人看见小米向大家电领域进军的野心。

2018 年 7 月,小米申请 IPO 的时候,雷军曾放话称“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然而直到今天,这个小目标依然还未实现。

不过,小米国内手机业务在 2019 年的表现,除了外部的非定性因素,也有着小米为了迎接 5G 到来有意为之的因素。

不难看出,小米的放缓,更像是在为 5G 蓄力。

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这样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在“9.13 调整”中,小米从集团头部力量入手,率先成立了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其中,集团组织部负责中高层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设计和审批各个部门的组织架构;集团参谋部负责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小米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

纵观小米的整体架构变化,可以以上市为节点分为两个阶段。其中,上市前的组织架构,总体上呈现的是扁平化管理;这种管理模式对创业初期的小米来说,能够实现快速决策、快速增长、以快应变。但对于已拥有近 2 万名员工、并且成功上市的小米来说,扁平化管理方式已不能满足小米的发展需求。

不过,小米架构调整的层级化不仅仅如此。对于具体部门,基于业务的发展,小米也做了相应的细分。比如说在 2019 年 2 月份的调整中,小米手机部也细化成立了参谋、触控、硬件研发部。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整理

而在 AIoT 应用版图中,此前小米的聚焦点多在于电视、生活消费品领域,而在今年的业务调整中,大家电这块拼图被予以新的重视,这也是雷军亲自认证的事实——

已参加工伤保险的上述工作人员发生的相关费用,由工伤保险基金和用人单位按工伤保险有关规定支付;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由用人单位按照法定标准支付,财政补助单位因此发生的费用,由同级财政予以补助。(完)

“手机+ AIoT”双引擎战略是小米在 2019 年 1 月 12 日公布的。AIoT 指的是 AI+IoT,5G 时代备受关注的两大应用场景。而小米在 AIoT 上的野心,从这一战略的宣布之时就可窥见一二。雷军称:

中新社北京1月23日电 (记者 赵建华)中国财政部23日公布,为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治工作,保障防治人员的权益,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印发了《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明确,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对于小米股价的不及预期的表现,雷军曾经在小米内部大会中进行过分析,他认为,小米股价的压力来自于外部环境疲软、行业周期波动和自身不够强大。

图为抢救重症患者。中新社记者 高翔 摄

12月21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中心。一位叶姓主任向记者表示,他们已经收下经销商的举报材料,但并未正式受理,需要经过相关部门的调查之后,才会决定是否受理。

在 9 月份的内部大会中,雷军再次提出,一定要放弃任何速胜论的幻想,集中精力先解决公司内部的管理问题,这是小米长久发展最大的瓶颈。同时,他也提出,小米当前最大的战略就是,补管理课强化组织、死磕手机保障全球第一阵营位置、抓住 5G 机遇保持 AIoT 领先。

整个 2019 年,小米手机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备受挤压。据知名调研机构 Canalys 发布的前三个季度中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报告,小米在 2019 前三个季度的出货量同比下降了 13%、20%、30%。

尽管 5G 的到来会给智能手机业务带来新的契机,但 5G 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单品,而是在于场景。而 5G 将带来的应用场景,正与小米的“手机+ AIoT”双引擎战略不谋而合。

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

可见,围绕着中国区业务的发展,小米进行了多次调整。其中在 2019 年下半年,中国区的业务是由雷军亲自管理统筹。另外,在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期间,小米还成立中国区线下委员会,聚焦中国市场的线下渠道销售。

事实上,在近两年的架构调整中,小米的新军一直在不断涌现。据相关统计,在小米的一线业务中,大部分前线人员大多数为 80 后,平均年龄在 35 岁左右。这也印证了雷军在去年 9.13 大调整内部信的一句话:

于是,在上市完成之后,小米开始求变。

不难看出,小米手机业务在国内市场承压之重。

尽管“9.13 调整”覆盖了小米的总部职能和具体业务,但这仅仅只是小米调整之路的开始。

当然,对于小米手机业务在国内的疲软态势,小米并无坐以待毙。在 2019 年 5 月 17 日的调整中,雷军就亲自兼任了中国区总裁,一方面是对小米手机产品线进行了梳理,另一方面则是花大力气整顿国内手机业务的发展。

而如何在业务和组织层面从单一走向多样之后,持续建立一致性,无论在业务上,还是在执行运营层面,都是企业需要去思考,去部署,去调整的。对于当下的的小米,正处于进行时。

事实上,小米一直在部署 AIoT 的海外业务,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等。据小米国际副总裁 Manu Kumar Jain 此前透露,小米电视已连续五个季度位居印度电视市场第一名。

2019 年 5 月 17 日,小米成立大家电事业部,由王川担任总裁,直接向 CEO 汇报。值得注意的是,王川此前是电视业务负责人。在王川负责电视业务期间,电视的出货量达到全国第一。而此次被任命为大家电事业部总裁,颇有让其二次创业的意味。

在雷军对手机业务的排兵布阵中,技术、线下销售、设计被提上了新的梯度。在今年 2 月 18 日首次组织调整中,手机部新增了参谋部、显示触控部、研发部三个部门,而后两者主要聚焦于手机科研。2019 年 6 月,小米成立了中国区线下委员会,统筹小米之家、零售市场部等八个部门。在 2019 年 7 月 1 日的调整中,小米成立了设计委员会,旨在提升产品的设计能力。

截至雷锋网发稿,小米的股价仍然维持在 10 港元左右。

在 2019 年 12 月 9 日,小米将 AIoT 业务的触角伸向了日本。

事实上,从小米今年的财报数据不难看出,小米在 2019 的营收增长放缓不少,营收同比增长率从第一季度 16.2% 放缓至第三季度 5.5%。

不仅如此,小米的“慢”在财报上也有所体现。小米 CFO 周受资在第三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中表示:

实际上,在 2019 年,小米在一系列的架构调整中成立了多个委员会,主要包括技术委员会、 AIoT 战略委员会、采购委员会以及设计委员会,其中各个委员会之下又设立了各个对应的业务部门。比如说在中国区线下委员会中,下设部门细分有 8 个。

如今来看,小米的多次架构调整,更像是在回答着第三个问题:小米如何奋斗。

对于 5G 将给 AIoT 带来的影响,小米 AIoT 战略委员会主席、小米 IoT 平台部总经理范典认为,在当下的互联场景当中,网络连接依然还是一些应用场景下的瓶颈和制约因素。不过,随着 5G 技术的推进,这一制约因素或将得到改善。如果说 AI 给整个 IoT 带来了更好交互方式,而 5G 则会在很大程度上拓宽设备联网的基础的边界。

在公司整体层面的架构调整之外,小米组织求变的另一个重点是人才部署。功以才成,业由才广。小米想打持久战,除了有老将,还得有新兵。对于这点,雷军早已深知: